在西藏军区某旅电抗女兵连,胡明聃是指导员眼中的高材生。高考619分,与参军梦错失交臂后,她成为电子科技大学航空航天学院探测制导与控制专业的一名新生。大一就荣获航天新生奖学金,航天英雄杨利伟也出席了颁奖仪式。

大一暑假去支教,在学校做打印机设计的工程项目,做建模,精通电子绘画,大学生活就这样平淡而又充实。但是从小埋藏在心中的那颗种子,时不时提醒着她:趁青春年少,勇敢逐梦。

大二那年,胡明聃毅然决然选择参军入伍,成为西藏军区某旅电抗女兵连一名义务兵。“我们抵达连队已经是傍晚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看着外面,感觉到了另一个世界。”从一名高材生到队伍里的普通一兵,巨大的心里落差,让她失望,但从小对军人那种崇敬,让她无法就此放弃。

“初到高原,三公里测试总是喘不过气,被班长拉着跑,还尝试了第一次翻地、除草。从小我就被保护得很好,从未干过这些,我告诉自己,不能停,一直跑下去就好。在部队一年时间,最重要的是教会了我脚踏实地做事,凡事要有耐心,要有标准。”胡明聃说。

凭着不放弃的精神,通过演训任务锻炼,胡明聃的个人能力素质得到极大提高,加上她性格乐观、态度积极,迅速融入连队,目前训练科目全部达标。在她看来,这就是一个磨炼心性的过程。

这种巨大的转变,离不开胡明聃个人的努力,也得益于连队扎实的训练作风和互帮互助的学习氛围。“指导员经常跟我们说,人生要有目标,要加强学习。所以,我们食堂晚上都开着灯,没有科目安排的情况下,每个人都可以在里面看书学习。”

在这样的氛围中,全连女兵都树立了自己的奋斗目标,她们以学习锻造为重,勤俭节约,无任何高消费,7名女兵已经独立购房,两年义务兵存款达到8万余元。

正是如此扎实的作风,该女兵连成为西藏军区某旅学历最高的建制连,拥有本科学历达35人。同时,为满足战斗力生成需求,女兵多数骨干人员精通通信、卫生、电抗、驾驶等多种专业,甚至在比武竞赛中也是男兵眼中的“女汉子”。

下士德庆旺姆在“雪域之巅—2021”创破记录比武中获武装3公里第三名;下士拉巴宗吉在比武中获得徒手手榴弹第一名;下士彭艳驾驶装备车辆总行程6000多公里,她还是连队的电工……荣誉背后,都需要汗水的浇灌,女子本弱、着戎则刚,她们敢打敢拼,巾帼不让须眉。

“在没有改制以前,我们不会驾驶、不会修电,很多事都要找男兵帮忙。连长和指导员告诉我们,求人不如求己。2018年改制后,我们学习驾驶、车辆检修、修电等,如今男兵会做的,我们也样样行。”彭艳说。2018年女兵连组建时,基本要靠男兵完成战斗任务,目前已经逐步发展为完全依靠女兵独立完成任务,培养会驾驶、会维修、会识图用图、会应用射击、会自救互救等全能女兵,能基本满足连队作战运输任务需要。

这些大多数都是00后的女兵,连续三年参加野外驻训、实兵演习,2020年首次完成24小时跨昼夜强化训练,2021年首次完成高原女兵夜间闭灯驾驶。用车之后,车辆的检修以及换季保养,她们也顶得上,拿得出手。“几十斤重的配件,我们抬起就走。连队卸大米和面粉,彭艳都能扛两袋,卸完就像雪人,一身白。”在袁月眼中,彭艳是00后中特别能吃苦的典型,晒黑的脸、逐渐粗糙的手,没有同龄人那种细致的打扮,一身军装,只有真打实干。

让她们记忆犹新的是2020年刚到海拔4300米的野外驻地,帐篷还没有搭好,就下起了暴雨。“帐篷四周的排水沟才挖了一半,每个人全身湿透了,只能在雨中继续干。因为这些不弄扎实了,晚上也没法睡个安稳觉。”袁月说。

这样的经历,在高海拔地区,似乎也是司空见惯。就在前不久组织的实兵演习中,女兵连在海拔4700米的演训场担任警戒任务,每人一天至少站岗6小时以上,大多数时候,每个下岗后的女兵基本都成了“落汤鸡”。“最可怕的是站夜岗的时候,能听到狼叫”。“有一次下岗,班里战友把毛裤脱下来,让我穿上再去站岗”,有害怕的时候,也有温暖的瞬间。就这样,战风沙、斗酷暑、抗冰雹,她们用实际行动验证了“谁说女子不如男”。

为了缓解高海拔地区恶劣环境和训练的压力,该女兵连也能苦中作乐,在野外驻训的闲暇时间,她们找来几块石头,在上面绘制图案并写上“勇敢”“励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部队发展安全是靠山”,这些原本灰头土脸的石头,变成了色彩斑斓的装饰标语,衬托着她们的精神,也反映了她们的文艺天赋。“部队撤回的时候,连长和指导员说,丢了可惜,带回连队。”袁月说。

除此之外,女兵连平常还通过墙报、板报等形式为连队营造文化氛围。上等兵景麒元,作为连队的文艺骨干,多次在旅级文艺汇演上担任主持,精通竹笛、电子琴等乐器,积极为连队培养文娱骨干20余名。就在这样的带动下,该连女兵能文能武。

在女兵连门口的展示屏上,她们用照片记录下了每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她们始终有笑容,用乐观的态度克服高原艰苦的战斗环境,把青春交给了部队。这也是她们眼中青春最美的样子。(记者 王杰学 通讯员 罗艳平 刘睿 蒲津 王巍巍 吴国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