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西非的塞内加尔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10月25日与台当局“断交”,在岛内引起轩然。媒体评论认为,上台以来已失去多个“邦交国”,但被塞内加尔抛弃的意义远超过从前,已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很可能掀起新一轮“断交潮”。就连“国安局长”薛石民也不得不承认,“现在所有邦交国都很危险”。

塞内加尔位于非洲西部凸出部位的最西端,面积为196722平方公里,人口约1010万。全国共有20多个民族,主要是沃洛夫族、颇尔族和谢列尔族;官方语言为法语,90%的居民信奉教。1971年,塞内加尔与我国建交,1996年,塞宣布与台“复交”,我方随即宣布中止与塞的外交关系。

10月25日上午,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与塞内加尔外交国务部长谢赫·蒂迪亚内·加迪奥分别代表各自政府,在北京签署了复交公报,宣布两国自即日起恢复大使级外交关系。公报说,塞内加尔共和国政府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据岛内媒体报道,当天下午5点半,台当局驻塞“大使”黄允哲突然接到塞内加尔总统瓦德给的信。当时他不知道塞内加尔决定“断交”,收信人又是,一时不敢拆阅。回到家里,黄允哲发现信函没有封口,才拿出来阅读,结果大吃一惊。信中说,塞内加尔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复交后,与台湾仅维持经济、商业和文化关系,并强调“没有朋友,只有利益”。大约晚上7点左右,“外交部长”陈唐山接到黄允哲的电话后,紧急约见了塞内加尔“驻台大使”,确认了这一消息。晚上10点半,“外交部”举行记者会,宣布与塞内加尔“断交”,并停止一切援助计划。与此同时,“外交部”撤掉大厅内的塞内加尔国旗,网站的“邦交国”一项也删去了塞内加尔。

消息传出后,旅居塞内加尔的华侨华人在首都达喀尔举行庆祝集会,塞社会各界也给予积极评价。塞内加尔前驻华大使阿里·迪乌姆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在当前全球化的浪潮中,绝不能背离中国,而应该依靠中国来加强南南合作,为本国人民和非洲人民造福。”塞内加尔外交部公报也指出,与中国恢复外交关系是瓦德总统在客观、深入分析了世界地缘政治后作出的历史性决定,完全符合塞内加尔人民的根本利益,“必将有助于改善塞内加尔的国际形象”。

10月26日,塞内加尔官方的《太阳报》以“分离10年后塞内加尔与中国恢复关系”为题,用整整5个版刊登了有关新闻和文章,回顾了塞中两国复交的来龙去脉,全面介绍了中国在政治、外交、经济、文化和社会等领域的发展情况。该报还发表了题为“面对历史、现在与未来”的长篇社论,指出“中国看起来遥远,但如果从战略的角度看,中国其实离我们很近。无视中国就等于自堵通向与一个强国全面对话的途径”。

上台以来,马其顿、利比里亚、多米尼克和格林纳达先后与台湾“断交”。

但事发前,台当局都或多或少发现了“断交”迹象,相关单位已做好心理准备,不至于出现一种屁滚尿流、狼狈不堪的样子。塞内加尔是到访的“邦交国”中第一个“断交”的国家。此前,曾宣称,“我访问过的国家都不会断交”。可以说,塞内加尔的离去完全不在台当局的意料之中,等于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10月26日,“外交部长”陈唐山赴“立法院”汇报有关情况,立即成为“立委”们炮轰的对象。赖士葆愤怒地质问:“类似这种情况还有哪几个国家?你不要说都没有问题,到时候自打嘴巴。”陈唐山只能无奈地承认“这个例子有点特殊”,甚至哽咽着表示要“辞职以示负责”。“国安局长”薛石民也承认事先完全没有获得任何情报。也就是说,如果不是黄允哲不遵守惯例擅自将瓦德给的信件拆开,很可能台当局上上下下要等到看信后才知道已经“断交”了。

岛内媒体则流传着另外一种说法:其实当局整个“外交”与“国安”系统对“断交”一直蒙在鼓里,直到有一名“”记者到新华网上浏览,才发现中塞两国已经发表复交公报。他紧急向“外交部”求证,陈唐山惊觉竟然发生了这种事。不少媒体讽刺台当局刚提出“荣邦计划”,“外交防线”就在地球的另一端宣告失守。10月26日,《联合报》在第二版用整整一个版报道了此事,指出“如今距离亚洲遥远、位处西非的塞内加尔,不但转向北京,声

明中还提到出于‘世界地缘政治’考虑,清楚表明近年来大陆经贸发展与整体国力提升,已让台湾的‘外交’四面楚歌”。《》发表社论,题为“塞内加尔转向预示的骨牌警讯”,认为塞内加尔的决裂声明令人触目惊心,“对国际来说,塞内加尔只是西非一国;对台湾‘外交’而言,却是牵动邻近布基纳法索、冈比亚等非洲友邦的重要大国。未来台湾‘外交’只会更严峻,不可能再敢大声喊邦谊稳固了”。就连“”媒体《》和《台湾日报》等也提醒当局,其他“邦交国”很可能舍台湾而去。

岛内政界人士纷纷对当局提出强烈质疑。曾任“外交部长”的“立委”蒋孝严痛斥“外交部”“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神经线烂透,既不懂得建交,也不懂得断交”。前“会主委”苏起讽刺说,当局叫嚷着要搞“烽火外交”,现在变成了“外交烽火”。对岛内民众来说,当局接连遭到“友邦”抛弃,他们已经感到麻木了。只是前段时间才夸口说“我访问过的国家都不会断交”,“现在塞内加尔断交,却不见有任何表示歉疚的话,莫非把民众都当成患了健忘症的傻子?”他们呼吁当局从实际出发,早日结束这种“金钱买外交”的游戏,不要再闹出大笑话了。

分析人士认为,塞内加尔“断交”之所以在岛内掀起这么大的波澜,原因之一就是此前双方的交往一直很密切。台当局自负地认为,凭借源源不断的金援就可以牢牢拴住“友邦”。据台湾方面公布的数字,自1996年起,台当局每年对塞内加尔的援助都在几千万美元以上,到目前为止总数已高达40亿美元。2002年,率团访问塞内加尔。2004年,塞内加尔总统瓦德率团来台参加“就职”典礼。就在前不久,塞内加尔还派官员参加台湾“双十节”庆祝活动。

人们熟知的台塞交往中最尴尬的一幕,要算2002年世界杯后塞内加尔球员到台湾进行体育交流。双方事先根本没有谈妥友谊赛内容,塞内加尔球员出场踢球纯属应付,期间更传出召妓丑闻,一时间引起轩然。但台当局还是一直赔着笑脸,当时的“外交部长”简又新多次出面强调“邦谊不变”。当时就有媒体评论指出,这种有太多金钱介入的所谓“邦交”难以长久。

台当局“外交”政策被台湾人形容为“先天不良,后天失调”。有关官员指出,台湾推动“外交”工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艺术”。塞内加尔只是台湾“外交”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的开始,正如“国安局长”薛石民公开表示的那样,所有“邦交国”都有“断交”的危险。

目前,只有25个国家与台当局保持“外交”关系,其中大部分传出“断交”传闻。在欧洲的唯一“邦交国”梵蒂冈日前宣布,随时可以舍弃台湾。在非洲仅剩的6个所谓“友邦”中,乍得以“更新电力设备”为由,多次要求台湾“分摊”高额款项,扬言如果台湾不答应,将不惜与之“断交”。台“外交部”虽然表面上搁置了提案,但事后还是悄悄同意以“合作计划”的方式付钱。据了解,台当局给予乍得的总金额高达3.5亿元新台币(4元新台币约合1元人民币)。与塞内加尔临近的冈比亚也岌岌可危。台湾媒体认为,塞冈两国的河底隧道一旦完成,“冈比亚很可能走上与塞内加尔相同的道路”。在拉美的几个“邦交国”,则深陷贿赂丑闻。尼加拉瓜总统被怀疑收取台湾政治献金遭到国会弹劾,使“邦交”处在高度危机中。前巴拿马总统爆出挪用台湾援助款的丑闻,国会议长威尔逊日前公开表示要与台湾“断交”。在塞内加尔“断交”前,台当局一直忙着灭巴拿马的火。此外,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也都表示,与台湾的“邦交”在可有可无之间。再说大洋洲的几个国家,地小人稀,小党林立,非常容易因为利益关系而转变政治立场,早被台湾列为“需要警戒的地区”。陈唐山也坦白承认,“驻外人员”晚上连觉都不敢睡,生怕“断交”。

虽然台当局一直在打肿脸充胖子,反复强调“与某国关系不变”,但正如蒋孝严所言,骨牌效应已经形成。从岛内主要媒体的报道也可以看出,当局对维持“邦交”已经感到绝望,“慢点断交”对他来说就“谢天谢地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