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国务卿布林肯看到美国海外影响力的局限性”。这是日前的一篇报道,文章认为“在非洲,中国比美国更有竞争力”。在“西非门户”塞内加尔,很容易就能找到中国影响力与日俱增的答案。

  11月底,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在这个“西非门户”国家的首都达喀尔成功举办。而11月中旬,布林肯访问非洲三国时也选择了塞内加尔,但却被人揶揄只是带着“空头支票”而来。

  《环球时报》记者近日在塞内加尔采访一周,对这个远离中国的非洲国家有了很多新的认识,也听到当地人如何发自内心地谈论中国和中非关系。

  布林肯日前访问非洲国家时, 法新社称“肯尼亚是美在非洲长期盟友,尼日利亚是非洲大陆人口最多的国家,而塞内加尔则被看成是‘稳定的民主灯塔’”。

  国土面积约20万平方公里的塞内加尔,因地处非洲西部凸出部位的最西端,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从飞机快降落塞首都达喀尔时,从上空俯瞰可以明显看到该国的一角深深扎入大西洋,因此也有了“西非门户”“大西洋航线要冲”等美誉。

  塞内加尔是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的重要成员,也是西共体15个成员国中局势最稳定的国家之一。在塞内加尔从事翻译工作的华人小赵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目前在塞的中国人约有六七千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参与当地建设的中企员工,此外还有部分经营中国超市、中餐馆的生意人。

  据他介绍,当地治安状况相对良好,女性独自出门不必担心会受到骚扰,夜里外出散步、买东西也都比较安全,“很少听到抢劫、偷盗的事件发生”。

  在记者入住的达喀尔拉贡饭店,大堂经理说起当地的治安也很自豪:“达喀尔很安全,即便到了夜晚,游客也可以在大街小巷散步,不用担心被人抢或者遇到。”

  塞内加尔人待人平和,对中国人也显得十分友好和热情。《环球时报》记者在卡喀尔布莱兹·迪亚涅国际机场购买手机卡时正好缺一点零钱,看记者有些着急,柜台服务员一边摆手一边笑着用英语说“没问题”,示意缺的部分不用再付。

  在塞内加尔采访可以发现,实际上当地人会说英语的很少。在这个前法国殖民地国家,官方语言为法语,另外,全国80%的人通用沃洛夫语。塞人口1630万,主要有20多个民族,其中沃洛夫族占全国人口的43%。塞各民族能和谐相处、平安共存。

  当地民风淳朴,遇到事情商量着办。达喀尔仅少数路口有红绿灯,一般有交警指挥。工作日上下班高峰时,达喀尔城内交通十分拥堵,车辆行驶缓慢,但很少有人会按喇叭催促别人。行人过马路时,大多数车辆也会主动停车礼让。

  塞内加尔人中约95.4%的居民信奉教。相比记者走访过的一些以教为国教或多数居民信奉教的国家,塞内加尔当地社会更为世俗化,穿袍子的男性和戴头巾的女性相对较少。

  1960年塞内加尔正式独立后,同法国仍保持着传统的特殊关系。比如,法国是塞最大的投资和贸易伙伴,塞是获得法国援助最多的非洲国家之一。塞经济门类比较全,渔业、花生种植、磷酸盐出口和旅游是塞四大传统创汇产业。但这个西非国家仍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粮食尚不能自给,人均GDP仅为1400多美元。

  《环球时报》记者在塞内加尔采访的感受是,当地基础设施还有待改善,如达喀尔老城区的房屋都比较老旧,缺少高层建筑,道路也不够宽敞。达喀尔市区内还缺乏大型商业体,当地最著名的购物中心“海洋购物中心”只是一个三层高的商场,装潢比较现代化,但里面的商品种类并不多。

  据小赵介绍,与周边的西非国家比,塞内加尔卫生条件要好很多,不受疟疾等疾病的困扰。正是因为政局稳定等因素,塞内加尔吸引了不少来自周边国家的打工者。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日前也报道说,在塞内加尔找工作比在几内亚容易些,有来自科特迪瓦的出租车司机说“想在这里干一段时间,赚点钱再回国”。

  目前,塞内加尔政府正在达喀尔以东35公里处发展加姆尼亚久新城,此次中非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的举办地阿卜杜·迪乌夫国际会议中心、正在建设中的第四届夏季青奥会体育场馆都在这片区域。

  2018年10月,塞内加尔获得2022年青奥会举办权,这也是奥林匹克旗下综合性赛事首次在非洲大陆举办。目前,国际奥委会已将该项赛事推迟至2026年举行。

  当地人相信,加姆尼亚久工业园未来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中国企业除参与建设外,还有企业同突尼斯、科特迪瓦、土耳其等多国企业一起入驻工业园一期。据了解,目前入驻企业涉及服装、农业、食品、电子、数字业务、医药和物流等。今年7月,该工业园区举行了二期项目开工奠基仪式,目前已有25家企业和机构承诺入驻,一半的厂房已被预留。

  塞总统萨勒对园区二期建设充满信心。他表示,为迎接未来工业化挑战,必须改变发展思路与模式,园区内所建立的职业技术培训中心将向社会提供高素质、高技能的人才队伍,整个项目会创造2.3万个就业岗位。

  塞内加尔人非常希望中国能助他们的国家一臂之力,尤其在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得知中国记者前来采访,当地人都会提起中国援建的竞技摔跤场、国家大剧院和黑人文明博物馆等标志性建筑,并说当中国援助的新冠肺炎疫苗运抵时,总统亲自去机场表达“最诚挚的感谢”。

  黑人文明博物馆馆长、考古学教授哈马迪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和非洲都有被殖民的历史,因此在合作中更能相互理解,塞中合作一直是建立在友谊、互利共赢的基础上。”哈马迪对中国对塞援助充满感激之情,也对塞中合作充满期待。

  据他介绍:“在援建黑人文明博物馆时,中方人员非常尊重塞方的想法。中国朋友问得最多的就是,我们想要把博物馆建成什么样。事实证明,我们的想法中国人都帮着实现了。”他还说,一些欧洲国家在非洲进行了几百年的殖民统治,想的是如何获取资源,而不是帮助当地发展。

  塞国内影响力最大的法文日报《太阳报》非常关注中国在塞的建设项目,其中包括中铁七局武汉公司负责施工的全长1209米的方久尼大桥。该项目是塞振兴计划中基建领域的重中之重,不仅是塞在建最长最大的桥梁,也是西非最长的海湾跨海大桥。

  桥梁建成后,从法蒂克省前往该国东部和西部地区可缩短3个小时车程,并将结束入海口萨卢姆河两岸人员和物资过河靠独木舟和驳船摆渡的历史。当地媒体同行说,《太阳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一篇稿件,或追踪项目进度,或介绍施工人员如何克服疫情等困难坚持建设等。

  “每一个我遇到的中国同事,都成为我的师傅,对我这个外来者毫无保留的相信。传授技术、教我开车。师傅说,我肯学,他们就肯教。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中国人的勤奋、专注和无私奉献。”就职于中国路桥的莱昂·科西维来自西非国家多哥,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过去10年,他参与过中企在多哥和塞内加尔的多个道路项目,从一名翻译和技术工人,干到如今的工程管理者。

  科西维还在塞内加尔工作期间遇到心爱的姑娘,最后在当地定居、结婚、生子。科西维说:“在中国企业工作,我成就了个人梦想,实现了自我价值,也真切体会到非中合作和‘一带一路’给我的家庭、我的家乡和我所在的城市带来实实在在的变化。”

  “非洲人民有自己的选择权。小到服装鞋帽,大到手机、电子产品、通信设备,这些中国制造受到欢迎的程度已经表明了我们的人民和政府作出的选择。”哈马迪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对比中国和美国近来在塞内加尔等非洲国家的表现,中国与非洲在经济、科技等方面的合作都是建立在团结合作、共同发展的基础上,真正让非洲受益,“谁真心帮助我们,我们心里很清楚”。

  5年前,由中国驻塞内加尔大使馆经商处主导,大使基金和在塞中资企业协会会员单位共同出资为当地建设了大型滨海健身乐园(又称“中塞友谊健身园”)。记者来到这座位于达喀尔海滨路上的中塞友谊园,看到很多当地民众在那里锻炼、散步。长达数百米的健身园里,配备着各类健身器材。离海滨路不远的街区里,当地小孩找块空地就是足球场。塞内加尔人对体育的热爱也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

  塞内加尔虽地处西非,某种程度上却被看成是一个“夹在东西方之间的国家”:一方面是与法国关系长期密切,现在又因自身政治稳定和重要的地缘战略地位而被美国所重视;另一方面,塞内加尔真心拥抱中国,切身感受到中国是出于真心在帮助自己发展,也正因为如此,塞内加尔是第一个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的西非国家。

  塞内加尔人对法国的情感可谓是又爱又恨,他们谈起曾遭受的殖民历史时颇为不满,但又觉得用法国的高级商品才更体面。法国的“罢工文化”塞内加尔人也学得有模有样,《环球时报》记者在塞采访期间,还赶上塞全国公交和出租司机因不满收入进行的罢工。罢工当天,原本拥堵的街道变得异常畅通,路上果然没有一辆出租车或公交车出现,公交站台上则挤满了人。

  美国出于战略利益的考量一直在做塞内加尔的文章。就在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举行前夕,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到访肯尼亚、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并对外表示:“为显示我们对(非洲)大陆各地伙伴的承诺,拜登总统有意主办美国—非洲领导人峰会,以促进高层外交和互动。”

  布林肯除了与塞内加尔总统萨勒举行会谈外,两人还一起来到达喀尔巴斯德研究所,该研究所在美国的援助下有望在明年开始生产新冠肺炎疫苗。作为回应,塞外交部门表示,美国在非洲的影响力“将永远重要”,并强调美国“从未殖民”非洲,塞内加尔人“视美国为自由国家”。

  有报道说,布林肯在塞内加尔还参加了该国企业和4家美国企业总额超过10亿美元合约的签字仪式,并表示“美国对非洲投资不强加无法控制的债务”。

  据悉,这些协议主要涉及美国在塞内加尔的基础设施建设,其中包括修建从达喀尔到北部圣路易城的高速公路及其他几个地方的基建项目。而据业内人士分析,这些钱完全是在“糊弄塞内加尔人”,因为10亿美元就想修一条高速公路根本不够,更何谈其他地方的项目建设。

  虽然西方媒体公开报道说,布林肯这次非洲行的目的是加强在全球卫生安全、治理气候危机、扩大能源使用和经济增长、重振民主等领域的合作,但在突尼斯地中海丝路组织主席巴斯利看来,很明显这是美国人想“阻截中国在非洲发挥影响力”。

  巴斯利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显而易见这是美国针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而采取的外交行动,意在从中‘使绊’,干扰中国与非洲大陆的合作。但美国以自己基建的弱项与中国作为基建大国的强势相抗衡,有些不自量力。这也说明,美国已黔驴技穷,实在拿不出更好的招数了。”

  一位在塞内加尔工作多年的中国分析人士认为,西非国家对美欧国家其实是有所保留的。比如,有些国家怕美国煽动并策划改变其政权,有的则担心欧洲只是看重他们的资源,如抱怨法国越来越频繁地“缺席”非洲大型基础设施建设。

  正如塞内加尔国家大剧院院长桑内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所说:“这些年,中国正在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帮助塞内加尔实现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只有中国人把实实在在的好处给了我们塞内加尔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